Sin_沈樱归

叶修生日快乐!!!你永远是我的神。

各位叶吹早上好(x)
今天依旧是叶吹的一天!

喜欢你的第三年!!!老叶啵唧啵唧

我叶生日快乐!!!!!又是喜欢你的一年

《怼白莲花的日常.9》


*不喜勿入

好不容易挤过去,我丢给他一张纸巾,“先擦擦。”萧良璟拿着我给他的纸巾擦试着衣服,由于有碍修养又不能直接骂人,只得黑着脸对白莲花的道歉视而不见。




正打算带着这倒霉孩子走时,我看见人群中的姚纪玄,于是退到一边,还摸了根香蕉啃了起来。




姚纪玄走到萧良璟身边,伸手揽住他的肩,说:“先去楼上学生会换身衣服吧。”姚纪玄经过我时正打算跟我点头示意,没料到我伸手拦住了他。

姚纪玄还来不及有什么感情起伏我就将一包衣服递给他了,“你们的我怕他不合身。”我用慈母一般的目光看了一眼萧良璟,没想到啊没想到。
然后我就给这两人放行了。




那包衣服是我刚刚在萧良璟的衣柜里偷拿出来的,还在里面放了一个不可描述——好吧套套。

不是我耍流氓啊???我就是感觉这两人有那么一点的感情啊,一个看到人出事了就立刻跑过来,一个就被拦住肩膀而已还脸红,不管怎么样他们一定有个人是喜欢对方的。




手机铃声在我手中响起,我拿起一看,是夏泽发来的短信,问我发生什么了,“没事,别过来。”我敲下这几个字发送了回去。

看了一眼仍在人群中心的白莲花,我不禁啧啧叹息,傻了吧,剧情跟其他言情不一样,是男主角被另一个男生带走啦。然后转身回去找夏泽。





——————————————————————





我坐在座位上,突然萧良璟就冲到我身边一把拉起我就往外跑,看到他气冲冲的我大概也能猜到是什么事。他拉着我到拐角楼梯间,因为已经上课了所以这里并没有人。




“那个避孕套是你放的???”萧良璟压低了声线小声质问着我,我点点头,说:“有没有用到?”

萧良璟支吾了一下,“没.....没,没用到。”我心疼的看着他,“难道是想用却被人打断了?”

萧良璟摇头。

“难道是你想用他却不想上你?”我已经开始笑了,内心。

萧良璟沉默地拍了我后背一巴掌,回声荡漾,真疼。

“你表白了没。”摸了摸生疼的后背,我还是锲而不舍的继续追问着。

“是他先表白的。”萧良璟说到这面带微笑。我小小的鼓掌了一下“恭喜恭喜。”




看他嘚瑟的,不忍心告诉他其实我并不羡慕。
不过居然是两厢情愿,我还以为会出现那种剧情。
那种,本来是so cool的霸道面瘫突然对女主死心然后发现温和男二才是人间真绝色的情节。



但毕竟萧良璟再怎么看也不像是so cool的霸道面瘫,顶多是个有点傻气的高富帅,而姚纪玄,这两人再怎么看也就只是纯情恋爱了。




挺好。



——————————————————————



再说到白莲花,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她的存在感太低了,而且搞的事也没能掀起什么大风浪,难道这次神没心思搞这个了?我就说嘛,整天闲着给我制造麻烦,迟早有一天会被累积下来的东西忙死。





TBC.

[榎本徑×二宫和也]帮忙开锁的日常

*跟蜜糖er @一棵落然菇 的脑洞

*不喜误入

*小甜饼

(´・ᆺ・`)小甜梗

“ニノ,过来。”榎本徑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淡,手中开锁的用具放下,正坐着等那个人打完这局游戏。

二宫和也放下手柄,伸了个懒腰才慢吞吞的去看榎本徑叫他有什么事。看着他正坐着挺拔的背影,二宫和也想到昨晚他略显纹理的背肌,笑了起来。

“怎么了师匠。”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背后出现且渐进,榎本徑将面前的锁推到一边的位置前,说:“帮我打开一下,我刚才到了一个新锁,没时间开这个。”

二宫和也哦了一下,榎本徑经常这样,也不知道是厌倦了还是想二宫和也跟他一起“工作”一会儿,因为基本上交给二宫和也的锁就差扭开钥匙拆开内部而已。

可爱的手指在桌面上摸到一把顺手的工具,将插在锁孔的钥匙扭开后,稍微抿着猫唇,小心翼翼地将锁打开,拆开后发现里面居然塞了一卷纸条。

一旁的榎本徑看到他已经拆开了,手中的动作不禁停了下来,眼中似乎含着期待。

看着那卷纸条,二宫和也捏起来丢到了地上,还说,“里面居然塞了纸,还好没卡住零件。”

“......”

榎本徑扶了一下眼镜,将地上的纸条捡起,郑重的放在二宫和也面前,说:“给你的。”

二宫和也挑了一下眉,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我喜欢你。”


————————————————

バカ,昨天不是说爱我吗,今天就下降了一个等级。

END.

《怼白莲花的日常.8》


*本人脑洞随意写

*不喜误入




“你有没有给她赔偿?”我叹了口气,夏泽说:“没有,我还没下车她就气哄哄的走了。”
我挥挥手让他算了,继续回去挑衣服。




居然没有娇弱的坐在地上哭起来,看来是有目的性的。






———————————————————————




最后挑中了一套看起来完全不像情侣服的暗蓝色礼服。夏泽摸着袖扣,那是唯一相似的地方。





———————————————————————





第二天,我看着萧良璟跟白莲花一起回到了学校,一派和谐,直到白莲花看见了学院另一位校草——大三也是金融系的学长姚纪玄。看到白莲花立刻离开萧良璟几米远,然后抱着书蹭到姚纪玄身边,还打开了课本,绝对是要姚纪玄给她讲题啊。





讲题没什么,能坐下来么?白莲花倒是没什么关系,就怕人家姚纪玄,好说好歹人家是个校草,万千少女梦,被你带沟里了怎么办。






萧良璟回头看到我在看戏,说:“你说,她到底想做什么。”
我挑眉,走过去说:“一天不见,你就喜欢上她了?”,“才没有,明明是她自己粘上我的,现在又跑去粘着姚纪玄干嘛。”萧良璟话语间都是不满。
“先不说这个。”我拍拍他的肩头,“先跟我说说昨天怎么了。”






———————————————————————




“就是正好看了就帮一下而已,虽然我不喜欢她,但我是不会放任那种人的,就顺手救了她。”萧良璟靠着椅背看天花板跟我解释道。





我懂的,校园言情套路,英雄救美必备嘛。





“你有没有问那些人为什么要绑她?”我问,“没有,那女人哭着让我放走他们了。”萧良璟回答道。





“......”
你是有多天真烂漫才会就这么放过那些人。





“那你有没有问过林兰桃?”我不满的拍着桌子,萧良璟笑着打了个响指,说:“当然问了,我才没有那么傻。”
我默默翻个白眼,鬼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她说那些人是混混,打算抢劫她。”



“你信了??”相当惊讶。
“没有,我们这边这么多有钱的为什么要抢她一个穷逼。”萧良璟表情复杂的摇摇头,“我看起来像是那么蠢的人么。”





我呼了一口气,还好,智商没被白莲花拉低。





突然,萧良璟认真的看着我问:“你觉得姚纪玄怎么样。”
我抿着嘴想了想,认真回答说:“很好,帅、有钱、学霸、性格挺好,不是个温吞的人。你可以考虑一下让他做你男朋友。”我笑着跟萧良璟打趣。




因为姚纪玄家是我家的商业合作伙伴,我跟他有不少的接触。




萧良璟听完后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对我说:“我总觉得那个女人有些不对,你离她远点。”,“这我早就知道了,我还想劝你呢。”我无奈摊手。





——————————————————————






第二天听说白莲花被高年级的学姐泼水,是姚纪玄出面阻止的,还陪着受惊了的白莲花去校医处。
我看了一眼萧良璟,正皱着眉头打游戏。我也不去插手了。






直到晚会那晚,我与夏泽一同出现在会场,先跟一堆人打了招呼我才提着裙子去找萧良璟,没想到刚看见他人就发生一件惨剧。
白莲花在这里当服务员,刚刚不小心将一杯酒倒在了萧良璟身上,现在正在不停的跟萧良璟道歉。






我见状立刻叫夏泽去角落,藏起来。






TBC.

《怼白莲花的日常》.7

*本人脑洞随意写

*不喜误入


白莲花头顶堪比红灯区最亮的霓虹灯的“白莲花”向我走来,“昨天,谢谢你。”白莲花到我面前说完这句话就跑了。

啥???我帮你什么了???

“夏凌。”又一个声音出现,略带埋怨,我转过身看着他,“你为什么帮她?”
萧良璟,算是我的青梅竹马,因为两家都有钱所以住得近,学院的校草之一。

有一点,我不知道该喜该忧。
别人都是什么校花校草,为什么我是“校园男友”。像是剽窃了人家鹿岛游的设定。真的不能给我一个校花名号么。
[心情复杂.jpg]


“我昨天做了什么?忘了。”我淡定的问道,萧良璟皱眉,说:“昨天那个女人将饮料泼到我的裤子上,一直哭哭啼啼的不道歉。你让我原谅她的。”
“毕竟我是校园男友。”我说道,然后悄咪咪的凑到萧良璟的耳边说:“大不了下次泼回去。”,萧良璟笑了笑,“这才像你,无耻。”我面带微笑。

放屁,你明明也这么想,我哪里无耻了。

到教室后我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经历了这么多的世界,我几乎每门课都会了。萧良璟跟我同系也是一个教室。

在上课的时候白莲花才匆匆赶到,也不知道是去哪了,明明走的比我们早。
因为这个老师讲课很有意思,教室几乎坐满了,只剩下一两个空位。白莲花径直走过一个空位,在萧良璟前面的位置坐下。

我心里哇塞一声,66666。

萧良璟踢了踢白莲花的椅背,说:“我允许你坐这里了么,滚。”
白莲花委屈的回了头,说:“昨天的事我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我怎么样。”气若游丝,甚至红了眼眶。

我坐在座位上喜闻乐见,这种剧情不管看几次都是这么的好笑。
不过怎么还没人提出刚刚被白莲花无视的座位,略着急。

“我只是不喜欢你在我面前而已,你是要扯着昨天的事说我小心眼吗。”萧良璟不满,我见状立刻接话:“小姐,你起身再往下走五步,那里有个被你无视了的座位。”白莲花看着我,眼底闪过一丝阴狠。

其实我看不见什么“一丝阴狠”,但她头上顶着个写着“我眼底闪过一丝阴狠”的气泡。
有点想笑。

虽然场面有些尴尬,白莲花还是得去那个位置坐。上课上到一半我看到她肩膀一抽一抽的,坐在旁边的男生忍不住递了一张纸巾。我内心感叹,又一个无知少男啊......

————————————————————————

傍晚放学时我不经意看见萧良璟将他的豪车随意停在路边,跑进了一条小巷,我懒得管,看到就看到,反正现在的走向是校园言情,就算天崩地裂他都死不了。

一回到家,客厅几乎放满了挂着晚礼服的衣架子,夏泽见我回来了,放下手中的礼服问我:“今天学校没出什么事吧?”,我摇摇头,“我有事。”夏泽说。我快速的打量了一遍,“脑子吗。”

夏泽也摇了摇头,说:“我今天早上差点撞到人,还好那是拐弯,我减速了没有撞到。”
“那不就行了。”我说,“但她穿着你们的校服啊,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吧?”夏泽带我去看了他车子上的监控,防讹用的。我看着录像心生厌恶。

夏泽差点撞到的人是白莲花,她怎么无处不在。

夏泽这么可爱我才不会给你好么。

TBC.

《怼白莲花的日常》.6

*本人脑洞随意写

*不喜误入

意料之外的......坑爹结局,还有一点小茫然。

或许会有人觉得,我作为时空管理员,对待世界是不是太随便了,就那么将能力暴露出来真的好吗。

还有说我占用别人身体乱来的,呸!这些都是世界为我量身定制的身份!我们时空管理员>世界。就算我走后那个“身份”也会继续活下去,根本不会做抹人记忆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对于我们来说,反正有无数个平行世界,只要不世界毁灭随便来。
也不用担心有人会奸淫掳掠,我们单位很严格的好吗!



——————————————————————



稍微调整好心态,处理了一些琐事后我再次踏入传送小房间,进入下一个世界。

我睁开眼睛。
......嗯,头在被子里,怪不得有点闷。

拿开盖在头上的被子,我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房间,最后满意的点点头下床洗漱。
我打开房门,门外站着一位家政妇,道:“小姐,先生已经在下面等着您了。”颔首应下,我随着家政妇的脚步下楼走到饭桌边。

饭桌前早已坐着一个男人,西装革履,手上端着一杯咖啡。见我下来,男人笑着说:“凌凌,坐哥哥旁边。”说着还往那个座位上的空杯子倒果汁。
我落座在那,刹时间所有关于这个身份的设定印入脑中。
男人名叫夏泽,是比“我”大四岁的哥哥,夏氏集团的年轻总裁,年仅24岁,业内出了名的雷厉风行。


卧槽,24岁??这次难道是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的世界吗。


“怎么了。”我开口说道,夏泽刚刚那架势绝对是有什么事。
“凌凌,刚刚你们学校邀请我去两天后的晚会了,你说我去还是不去?”夏泽将他的手机推到我面前。
有句老话“自古尼桑都苦逼,不是恋妹就搅基。”

这人,是个十足的妹控。别人家的妹控都是“妹妹最可爱啦!哥哥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么么哒!”,而夏泽“我家妹妹今天依旧很帅气,说不定过两年我就能安心退休将公司交给妹妹然后过上幸福的被妹妹养着的米虫生活!”


实力妹控,服气。


我看了一眼说:“去啊,到时候装我男朋友。”“嗯。”夏泽立刻拿回手机,“我让他们将几套情侣服送过来,下午凌凌回家再挑。”
敢情早就想好了,我默默喝了一口果汁,夏泽眼神闪光,企图让我夸他。

哥哥你冷静点??我就算是夸也是夸果汁厂家好么。

见我一脸冷漠,夏泽小叹一口气,吃完早餐上班去了。我也迅速的解决掉早餐坐车上学去了。


——————————————————————

车子在校门口长长的车队尾停下,学生们都有秩序的等候自家车子到下车区才下车。这是这家学院保护学生的一个办法,毕竟大多数学生都是富家子弟。

看着这个场景我相当欣慰,不是那些有钱就不要脑子的智障真好啊。

轮到我下车了,整理好发型打开车门,然后潇洒关上。“夏凌同学!”突然一个女声在我背后响起,我回头一看。

......造孽啊。




TBC.

《怼白莲花的日常》.5

*本人脑洞随意写

*ooc我说了算

*不喜误入

*过渡章







经过那天他们见到我都低着头走,只有白莲花坚持不懈的天天来门口拍门铃想要说服我让出这座别墅作为大家的据点。






神经病,跟你很熟么,你那么有本事你怎么不去跟丧尸说大家都是人不要咬我了好不好。[冷漠.jpg]




————————————————————





直到现在,距离我离开这个世界还是五个小时倒计时。
我躺在屋顶上晒太阳,突然下面一阵喧闹,我塞上耳机继续晒太阳。感觉到有人企图爬墙进来,我“啧”一声坐起来看下面发生了什么。
关于我是怎么感觉到的,我有权限啊!我能覆盖一层能量膜在别墅上,有人或者丧尸想要进来我就能接受到相应的能量波动。是不是很6,权限的优越。





我起手就是一枪,擦着白莲花的腰侧飞了过去。我发誓我不是有意的,白莲花光环真可怕,这都要用来给她装可怜。



“啊!”白莲花惊呼一声,转身躲到郑洛未的怀里。
我皱着眉,下了一楼看着白莲花说:“又怎么了。”,“夏凌......我们吃的没有了,你能给我们一点么?”白莲花说。
???为什么又是我,你们怎么什么都缺,你是磕了什么药才会觉得我会答应你。




“不好。”冷漠回答。



“那边的超市有很多吃的,你们自己去拿吧。”我已经很好人了好么!还给你指路!白莲花面露难色,说:“可是那边太危险了。”



我挑了挑眉,说:“我去就不危险了?”,“可是你很厉害啊!我上次看见你能秒杀五只丧尸呢。”白莲花忍不住上前一步,企图说服我。



“噢——”我拉长了尾音,一步一步逼近,他们不敢离我太近,也一步一步的后退。我若有所思的神情让白莲花欣喜。



“说的也是。”我抬起头,大步流星走了出去,他们也跟着走了出来,我说:“爱去去,不去滚。”
转身回别墅关门。





都说了我不像是那种会帮你们的人啊!!!





我看着他们走远后,又偷偷跟上去了,毕竟只剩下四个小时了,看他们有多能耐找吃的。
他们商量权益了一下后决定去一些没人住的房子探索一下,看有没有落下的。果然还是没胆子去那个超市。
一路上白莲花安慰其他人说我不给也是对的,毕竟他们之前对我不好。



那你一开始干嘛找我要???还把我说的多记仇似的,明明是我对你们不好,你哪有对我不好的资格,嫌弃。




看着他们满怀希望的走进每一间房子然后失魂落魄的走出来,我都好失望哦,难道他们最后要饿死么,那样我完全没有机会看到他们的死状啊!
不要骂人,谢谢,我就是不喜欢他们。
[呸.jpg]





——————————————————————






在进入第六座房子之前,白莲花突然说:“这回让我先进去吧,大家都累了休息一下。”
有些人不放心白莲花自己进去,打算跟她一起进去,但白莲花坚决的说她要自己进去,她没有什么能力,也就只能帮他们这一点小忙了。




我呵呵一笑,楼上那些家伙已经久等了。





果不然,白莲花进去没多久就发出一声尖叫,门口待机的那堆人立刻冲进去,见到白莲花被又一个团队的人劫持了。




看到没!!这才是!!白莲花!!天性懂得制造被人绑架的环境的厉害人物!!




这个c团队也是没吃的了出来抢,偏偏正好遇上了郑洛未他们,谁都没吃的,尴尬。



然后他们就打起来了。
噗。



罪魁祸首白莲花坐在地上哭哭啼啼,说:“都是因为我......我走了你们就会停下来吧?再见,洛未,我是为了你们。”




牛逼了,暗处的我竟然想出去给她颁个奖,就叫自作多情奖。



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脸那么黑,走几步路正好走到一个堆满丧尸的地方,还带着一堆丧尸跑回去,大喊“快跑!!这边有丧尸!!”

c团队见状立刻跑了,郑洛未看着跑的气喘吁吁的白莲花,正想跟着一起跑,不料白莲花啪叽就平地摔了。
“小桃!”郑洛未大惊失色,“洛未,快走,不要管我!都是我的错,是我连累了你们。”白莲花趴在地上哭着说。




这个套路很耳熟啊??原来你每次都这么说么。



郑洛未说:“不,小桃,我不会丢下你的。”然后背起白莲花拔腿就跑。但是白莲花胸大,所以很重,跑了一会儿就没力气了,气喘吁吁的,后面又跟着一大群丧尸。
“放下我吧,洛未,我不想你跟我一起死。”白莲花哭着说。



我看着都觉得头疼,偷偷丢了一只在他们身边,郑洛未扭头一看就看到一只丧尸扑了上来,背着白莲花的手一松想跑。
没想到白莲花被他的突然松手吓到,双手搂紧了郑洛未的脖子,两个人一起倒下,淹没在了丧尸海里。




[我的天哪.jpg]
白莲花,牛逼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