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_沈樱归

【迪云/r】某天把企鹅顶在头上的云雀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天野娘

·有车高能

·不喜❌

如往常一般,云雀开着机车在並盛清晨的街道中穿梭。对于並盛的喜爱,这个男生可不会输给任何人,就算闭着眼睛云雀都能准时到达目的地——並盛中学。

但与往常不同的是,拐角后本该空无一人的街道却出现了一团黑白色的物体。刹车声在空旷的街道衍生出刺耳的声音,使那团黑白色受到了惊吓,浑身一抖露出了真面目,一只小企鹅。

然而小企鹅完全不害怕一样,摇摇晃晃的靠近了云雀,展开小翅膀抱住了云雀的小腿。
“哇哦。你还真是大胆呢。”云雀拎起小企鹅将它放到了机车的侧兜里。

“云雀!云雀!企鹅!企鹅!”站在云雀肩膀上的一只黄色小鸟,云豆,扑棱着翅膀喊着云雀的名字。

作为奖励云雀摸了摸云豆的头,重新发动了机车引擎。

云雀带着小企鹅去了天台午睡,醒来时因为草壁导致心情不太好。(详情见官方小说,要的话评论说)接到家里的电话后,云雀整理好睡乱了的校服,将小企鹅顶在头上无视了草壁径直走下楼。

刚走出校门口,那个自称是云雀导师,云雀现任男朋友的金发意大利男人笑嘻嘻的走了过来,“恭弥一起回家吧。”迪诺·加百罗涅。

云雀将头上的小企鹅拿下来丢进迪诺怀里,“我有事,看好它。”话毕,云雀就骑上他的机车毫不留念地走了。

“又有事……恭弥比我还忙啊。”现任黑手党加百罗涅家族boss迪诺抱着小企鹅感叹道。“Boss,那个是?”一旁的罗马里奥问道。迪诺将小企鹅放到罗马里奥的手上,说:“企鹅,我也不知道恭弥是怎么找来的。”“貌似,並盛动物园前几天丢了一只小企鹅,说不定就是这只。罗马里奥说。”

(不是吧……居然是动物园的动物)迪诺扶额,嘱咐道:“那赶紧送回去吧,恭弥这边我来解决,大不了陪他打几天架。”“是,Boss。”

云雀回到家后只看到迪诺坐在客厅,一丝小企鹅的气息都没有。“跳马,那只小动物你弄到哪里去了。”

迪诺:“送回动物园了。恭弥,就算你想要也不能抢人家动物园的动物啊。”

云雀没有回答,但迪诺能从他的神情上看出来他生气了,估摸着两秒后就会爆发了。

不出所料,云雀架着浮萍拐抬手就是一击,迪诺也反应迅速地拿起鞭子捆着云雀防止他暴走,“深夜了,明天再打好不好?”迪诺笑了笑,他觉得云雀会答应的。

“嗯。”同意了,手动了动示意迪诺松开。鞭子松开后,浮萍拐迅速击中迪诺的肚子。“额啊……”突然的一击让迪诺疼的眼前发黑,只能捂着肚子看云雀留下一句冷哼离开的背影。

“真疼……恭弥下手真是不会留情啊。”缓过来的迪诺揉着肚子走出走廊,罗马里奥就在不远处坐着喝茶,见到自家Boss出来后罗马里奥说:“恭弥的话他刚刚去洗澡了,这是Boss的。”

“谢了。”迪诺拿起罗马里奥准备的浴巾。

罗马里奥慢悠悠喝了一口茶。

云雀闭着眼睛泡在浴池中,就算迪诺进来了也纹丝不动。迪诺抖开浴巾正要挂上毛衣杆,途中浴巾里有两个东西掉了出来。

云雀:……

迪诺:……

迪诺:“绝对是罗马里奥干的,不关我的事。”

懒得理他,云雀重新闭上了眼睛。

迪诺将那个套套和润滑剂放在旁边,靠着云雀下了水。小心翼翼地圈住云雀,见他没什么反应迪诺将脑袋凑到云雀的颈脖间吸了一口,“恭弥,做么?”

https://m.llspace.com/v/lc77a622

“我要企鹅。”
“诶?!可是那是人家动物园的啊。”
“哼。”

第二天云豆就换上了罗马里奥手工企鹅套装。

叶苏[恋]

·ooc我的锅

·700+的小甜饼而已

·灵感为GReeeeN的《夏の音》,基本上就是在照搬而已,略慌,因为这首歌的故事真的太完整了,我循环了整整10天甜到爆炸。

又是一年新年,苏沐秋拉了拉身上的大衣,转过头对叶修说:“新年快乐。”,叶修笑了笑,“这还没到零点就说新年快乐了?苏大大这么着急想干嘛呢。”,苏沐秋撇撇嘴没有接话,心想:“因为待会儿老子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叶修点燃烟,想给苏沐秋也来一根,意料之外被拒绝了。谁要在告白的时候一开口就有烟跑出来啊!苏沐秋心想。

叶修呼出一口烟,说:“要开始放烟花了。”烟雾中略朦胧的侧脸让苏沐秋的心扑通扑通跳动得更快。

晚饭时叶修如往年一样邀请苏家兄妹一起看新年焰火,苏沐橙自然了解自己哥哥的心意,于是饭后找个了借口就跑出家门了,让叶苏二人能过二人世界。

绚丽的焰火在夜空中一朵一朵绽开,叶苏二人被火光照映着身后拉出细长黑影。苏沐秋看着叶修,对方也看到苏沐秋在看着他,问道:“看烟花啊,看我干什么,你不会是想要夸我帅吧。”

苏沐秋深呼吸一口气,火光映出他忐忑不安的神情,他说:“我喜欢你。”

这一刹那仿佛焰火都停止了绽放,时间凝固在这一个瞬间。叶修微微张开的嘴巴,他手里还在燃烧着的烟,一切都让苏沐秋更加的忐忑。

这么久都还没有回应……大概是要拒绝我了吧。苏沐秋心想。

下一秒却措不及防地被抱住,叶修手里的烟也已经丢掉,紧紧地抱住自己,好看修长的双手附在自己瘦削的腰上。鼻腔被他淡淡的烟草味和洗发水味占据,叶修埋首在苏沐秋的颈脖中,低声说:“能让我们苏大大露出这么忐忑不安的表情,看来是真的很喜欢我了。”

“cnm叶修!”苏沐秋怒了。

“正好,我也喜欢你。”说完后叶修放开了苏沐秋,无奈道:“你就不能等两天么,我也在准备告白。”

苏沐秋愣了愣,举起来的拳头又放下,一把拉过叶修就亲了上去。

“还好是我先,这次是你输了叶修。”

红,蓝,黄色交替的火光将两人的身影照耀,流星一般的余焰落下。

一声声在天空中绽开的焰火爆炸声像是演奏着爱歌,恋爱的焰火不知不觉已盛开。

象征着新年来临的钟声响起,二人新的一年也来临。

END♡

叶修生日快乐!!!你永远是我的神。

各位叶吹早上好(x)
今天依旧是叶吹的一天!

喜欢你的第三年!!!老叶啵唧啵唧

我叶生日快乐!!!!!又是喜欢你的一年

《怼白莲花的日常.9》


*不喜勿入

好不容易挤过去,我丢给他一张纸巾,“先擦擦。”萧良璟拿着我给他的纸巾擦试着衣服,由于有碍修养又不能直接骂人,只得黑着脸对白莲花的道歉视而不见。




正打算带着这倒霉孩子走时,我看见人群中的姚纪玄,于是退到一边,还摸了根香蕉啃了起来。




姚纪玄走到萧良璟身边,伸手揽住他的肩,说:“先去楼上学生会换身衣服吧。”姚纪玄经过我时正打算跟我点头示意,没料到我伸手拦住了他。

姚纪玄还来不及有什么感情起伏我就将一包衣服递给他了,“你们的我怕他不合身。”我用慈母一般的目光看了一眼萧良璟,没想到啊没想到。
然后我就给这两人放行了。




那包衣服是我刚刚在萧良璟的衣柜里偷拿出来的,还在里面放了一个不可描述——好吧套套。

不是我耍流氓啊???我就是感觉这两人有那么一点的感情啊,一个看到人出事了就立刻跑过来,一个就被拦住肩膀而已还脸红,不管怎么样他们一定有个人是喜欢对方的。




手机铃声在我手中响起,我拿起一看,是夏泽发来的短信,问我发生什么了,“没事,别过来。”我敲下这几个字发送了回去。

看了一眼仍在人群中心的白莲花,我不禁啧啧叹息,傻了吧,剧情跟其他言情不一样,是男主角被另一个男生带走啦。然后转身回去找夏泽。





——————————————————————





我坐在座位上,突然萧良璟就冲到我身边一把拉起我就往外跑,看到他气冲冲的我大概也能猜到是什么事。他拉着我到拐角楼梯间,因为已经上课了所以这里并没有人。




“那个避孕套是你放的???”萧良璟压低了声线小声质问着我,我点点头,说:“有没有用到?”

萧良璟支吾了一下,“没.....没,没用到。”我心疼的看着他,“难道是想用却被人打断了?”

萧良璟摇头。

“难道是你想用他却不想上你?”我已经开始笑了,内心。

萧良璟沉默地拍了我后背一巴掌,回声荡漾,真疼。

“你表白了没。”摸了摸生疼的后背,我还是锲而不舍的继续追问着。

“是他先表白的。”萧良璟说到这面带微笑。我小小的鼓掌了一下“恭喜恭喜。”




看他嘚瑟的,不忍心告诉他其实我并不羡慕。
不过居然是两厢情愿,我还以为会出现那种剧情。
那种,本来是so cool的霸道面瘫突然对女主死心然后发现温和男二才是人间真绝色的情节。



但毕竟萧良璟再怎么看也不像是so cool的霸道面瘫,顶多是个有点傻气的高富帅,而姚纪玄,这两人再怎么看也就只是纯情恋爱了。




挺好。



——————————————————————



再说到白莲花,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她的存在感太低了,而且搞的事也没能掀起什么大风浪,难道这次神没心思搞这个了?我就说嘛,整天闲着给我制造麻烦,迟早有一天会被累积下来的东西忙死。





TBC.

[榎本徑×二宫和也]帮忙开锁的日常

*跟蜜糖er @一棵落然菇 的脑洞

*不喜误入

*小甜饼

(´・ᆺ・`)小甜梗

“ニノ,过来。”榎本徑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淡,手中开锁的用具放下,正坐着等那个人打完这局游戏。

二宫和也放下手柄,伸了个懒腰才慢吞吞的去看榎本徑叫他有什么事。看着他正坐着挺拔的背影,二宫和也想到昨晚他略显纹理的背肌,笑了起来。

“怎么了师匠。”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背后出现且渐进,榎本徑将面前的锁推到一边的位置前,说:“帮我打开一下,我刚才到了一个新锁,没时间开这个。”

二宫和也哦了一下,榎本徑经常这样,也不知道是厌倦了还是想二宫和也跟他一起“工作”一会儿,因为基本上交给二宫和也的锁就差扭开钥匙拆开内部而已。

可爱的手指在桌面上摸到一把顺手的工具,将插在锁孔的钥匙扭开后,稍微抿着猫唇,小心翼翼地将锁打开,拆开后发现里面居然塞了一卷纸条。

一旁的榎本徑看到他已经拆开了,手中的动作不禁停了下来,眼中似乎含着期待。

看着那卷纸条,二宫和也捏起来丢到了地上,还说,“里面居然塞了纸,还好没卡住零件。”

“......”

榎本徑扶了一下眼镜,将地上的纸条捡起,郑重的放在二宫和也面前,说:“给你的。”

二宫和也挑了一下眉,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我喜欢你。”


————————————————

バカ,昨天不是说爱我吗,今天就下降了一个等级。

END.

《怼白莲花的日常.8》


*本人脑洞随意写

*不喜误入




“你有没有给她赔偿?”我叹了口气,夏泽说:“没有,我还没下车她就气哄哄的走了。”
我挥挥手让他算了,继续回去挑衣服。




居然没有娇弱的坐在地上哭起来,看来是有目的性的。






———————————————————————




最后挑中了一套看起来完全不像情侣服的暗蓝色礼服。夏泽摸着袖扣,那是唯一相似的地方。





———————————————————————





第二天,我看着萧良璟跟白莲花一起回到了学校,一派和谐,直到白莲花看见了学院另一位校草——大三也是金融系的学长姚纪玄。看到白莲花立刻离开萧良璟几米远,然后抱着书蹭到姚纪玄身边,还打开了课本,绝对是要姚纪玄给她讲题啊。





讲题没什么,能坐下来么?白莲花倒是没什么关系,就怕人家姚纪玄,好说好歹人家是个校草,万千少女梦,被你带沟里了怎么办。






萧良璟回头看到我在看戏,说:“你说,她到底想做什么。”
我挑眉,走过去说:“一天不见,你就喜欢上她了?”,“才没有,明明是她自己粘上我的,现在又跑去粘着姚纪玄干嘛。”萧良璟话语间都是不满。
“先不说这个。”我拍拍他的肩头,“先跟我说说昨天怎么了。”






———————————————————————




“就是正好看了就帮一下而已,虽然我不喜欢她,但我是不会放任那种人的,就顺手救了她。”萧良璟靠着椅背看天花板跟我解释道。





我懂的,校园言情套路,英雄救美必备嘛。





“你有没有问那些人为什么要绑她?”我问,“没有,那女人哭着让我放走他们了。”萧良璟回答道。





“......”
你是有多天真烂漫才会就这么放过那些人。





“那你有没有问过林兰桃?”我不满的拍着桌子,萧良璟笑着打了个响指,说:“当然问了,我才没有那么傻。”
我默默翻个白眼,鬼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她说那些人是混混,打算抢劫她。”



“你信了??”相当惊讶。
“没有,我们这边这么多有钱的为什么要抢她一个穷逼。”萧良璟表情复杂的摇摇头,“我看起来像是那么蠢的人么。”





我呼了一口气,还好,智商没被白莲花拉低。





突然,萧良璟认真的看着我问:“你觉得姚纪玄怎么样。”
我抿着嘴想了想,认真回答说:“很好,帅、有钱、学霸、性格挺好,不是个温吞的人。你可以考虑一下让他做你男朋友。”我笑着跟萧良璟打趣。




因为姚纪玄家是我家的商业合作伙伴,我跟他有不少的接触。




萧良璟听完后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对我说:“我总觉得那个女人有些不对,你离她远点。”,“这我早就知道了,我还想劝你呢。”我无奈摊手。





——————————————————————






第二天听说白莲花被高年级的学姐泼水,是姚纪玄出面阻止的,还陪着受惊了的白莲花去校医处。
我看了一眼萧良璟,正皱着眉头打游戏。我也不去插手了。






直到晚会那晚,我与夏泽一同出现在会场,先跟一堆人打了招呼我才提着裙子去找萧良璟,没想到刚看见他人就发生一件惨剧。
白莲花在这里当服务员,刚刚不小心将一杯酒倒在了萧良璟身上,现在正在不停的跟萧良璟道歉。






我见状立刻叫夏泽去角落,藏起来。






TBC.

《怼白莲花的日常》.7

*本人脑洞随意写

*不喜误入


白莲花头顶堪比红灯区最亮的霓虹灯的“白莲花”向我走来,“昨天,谢谢你。”白莲花到我面前说完这句话就跑了。

啥???我帮你什么了???

“夏凌。”又一个声音出现,略带埋怨,我转过身看着他,“你为什么帮她?”
萧良璟,算是我的青梅竹马,因为两家都有钱所以住得近,学院的校草之一。

有一点,我不知道该喜该忧。
别人都是什么校花校草,为什么我是“校园男友”。像是剽窃了人家鹿岛游的设定。真的不能给我一个校花名号么。
[心情复杂.jpg]


“我昨天做了什么?忘了。”我淡定的问道,萧良璟皱眉,说:“昨天那个女人将饮料泼到我的裤子上,一直哭哭啼啼的不道歉。你让我原谅她的。”
“毕竟我是校园男友。”我说道,然后悄咪咪的凑到萧良璟的耳边说:“大不了下次泼回去。”,萧良璟笑了笑,“这才像你,无耻。”我面带微笑。

放屁,你明明也这么想,我哪里无耻了。

到教室后我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经历了这么多的世界,我几乎每门课都会了。萧良璟跟我同系也是一个教室。

在上课的时候白莲花才匆匆赶到,也不知道是去哪了,明明走的比我们早。
因为这个老师讲课很有意思,教室几乎坐满了,只剩下一两个空位。白莲花径直走过一个空位,在萧良璟前面的位置坐下。

我心里哇塞一声,66666。

萧良璟踢了踢白莲花的椅背,说:“我允许你坐这里了么,滚。”
白莲花委屈的回了头,说:“昨天的事我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我怎么样。”气若游丝,甚至红了眼眶。

我坐在座位上喜闻乐见,这种剧情不管看几次都是这么的好笑。
不过怎么还没人提出刚刚被白莲花无视的座位,略着急。

“我只是不喜欢你在我面前而已,你是要扯着昨天的事说我小心眼吗。”萧良璟不满,我见状立刻接话:“小姐,你起身再往下走五步,那里有个被你无视了的座位。”白莲花看着我,眼底闪过一丝阴狠。

其实我看不见什么“一丝阴狠”,但她头上顶着个写着“我眼底闪过一丝阴狠”的气泡。
有点想笑。

虽然场面有些尴尬,白莲花还是得去那个位置坐。上课上到一半我看到她肩膀一抽一抽的,坐在旁边的男生忍不住递了一张纸巾。我内心感叹,又一个无知少男啊......

————————————————————————

傍晚放学时我不经意看见萧良璟将他的豪车随意停在路边,跑进了一条小巷,我懒得管,看到就看到,反正现在的走向是校园言情,就算天崩地裂他都死不了。

一回到家,客厅几乎放满了挂着晚礼服的衣架子,夏泽见我回来了,放下手中的礼服问我:“今天学校没出什么事吧?”,我摇摇头,“我有事。”夏泽说。我快速的打量了一遍,“脑子吗。”

夏泽也摇了摇头,说:“我今天早上差点撞到人,还好那是拐弯,我减速了没有撞到。”
“那不就行了。”我说,“但她穿着你们的校服啊,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吧?”夏泽带我去看了他车子上的监控,防讹用的。我看着录像心生厌恶。

夏泽差点撞到的人是白莲花,她怎么无处不在。

夏泽这么可爱我才不会给你好么。

TBC.